<ruby id="hbzlr"><video id="hbzlr"><listing id="hbzlr"></listing></video></ruby>
<var id="hbzlr"><noframes id="hbzlr"><listing id="hbzlr"></listing>
<cite id="hbzlr"><dl id="hbzlr"><listing id="hbzlr"></listing></dl></cite>
<thead id="hbzlr"></thead>
<cite id="hbzlr"></cite>
<cite id="hbzlr"><span id="hbzlr"></span></cite>
<cite id="hbzlr"><noframes id="hbzlr">
<cite id="hbzlr"><noframes id="hbzlr">
<ins id="hbzlr"></ins>
<ins id="hbzlr"></ins>
<cite id="hbzlr"><noframes id="hbzlr">
<ins id="hbzlr"><noframes id="hbzlr"><listing id="hbzlr"></listing><del id="hbzlr"></del>
<ins id="hbzlr"></ins>
<ins id="hbzlr"></ins><cite id="hbzlr"><span id="hbzlr"></span></cite>

首頁 > 新聞 > 正文

棕櫚股份中報虧損,引入國資后為何資金仍緊張?

時間:2019-08-05 10:36

來源:中國生態資本網

作者:伊楠

評論(0

棕櫚股份上市9年來,首次在半年報中出現業績虧損。

7月30日,棕櫚股份發布2019年半年度業績快報公告,2019年上半年營業總收入為13.13億元,比上年同期下滑44.16%;營業利潤-20,198.28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204.86%;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9億元,比上年同期下滑276.71%。

關于此次業績變動,棕櫚股份認為主要是受整體經濟環境、行業發展形勢等因素影響,傳統生態環境業務 訂單實施進度放緩,導致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下降較為明顯;另外由于融資成本提高,公司的財務費用較上年同期有一定上升。

為融資轉讓控制權

棕櫚股份其實也想過辦法自救,但從今年的半年報業績來看,自救效果并不理想。

為了融資,今年3月27日,棕櫚股份股東吳桂昌與林從孝分別與公司第一大股東河南省豫資保障房管理運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豫資”)簽署了《表決權委托協議》,將所持股份對應的表決權全部不可撤銷地委托河南豫資行使。而在今年5月14日,棕櫚股份宣布上述協議已經生效,河南豫資在上市公司中擁有表決權的股份數量合計為3.55億股,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23.88%,成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而河南省財政廳則成為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

豫資保障房或其關聯方擬向棕櫚股份提供等同于人民幣10億元的融資支持,第一筆借款安排不超過人民幣5億元,借款利率為年利率8%(單利),借款期限一年。剩余部分通過提供股東借款、提供增信措施等各方認可的方式實施。

豫資保障房承諾,根據棕櫚股份的資金需求及時提供上述融資支持,并在棕櫚股份今后的融資活動中作為大股東繼續給予支持。

這對于遭遇“融資難”的棕櫚股份來說,無異于及時雨。

棕櫚股份方面稱,棕櫚股份將大力開拓河南省及黃河流域的生態城鎮、生態環境業務,并與河南當地的金融機構進行對接,進一步拓寬棕櫚股份融資渠道。

今年6月19日,棕櫚股份正式遷址河南鄭州。

因此,豫資保障房背靠的豫資控股在河南省域內掌握的豐富資源,也是棕櫚股份最終選擇將公司的實際控制權交給豫資保障房的重要原因。

1564972663314433.png

棕櫚股份貴州某項目

轉型帶來的陣痛

既然轉讓控制權獲得了大筆融資,為什么棕櫚股份的資金鏈依然緊張呢?

棕櫚股份的資金鏈緊張、財務壓力巨大或緣于其近幾年來的轉型。

棕櫚股份于2014年開始轉型“生態城鎮”生意,表示要“致力于成為全球領先的生態城鎮運營商”。

按照棕櫚股份的說法,“生態城鎮”業務,模式大致可以分為生態城鎮業務承接、建設配套、產業導入、運營管理四個階段,因此在生態城鎮咨詢、策劃、規劃設計與立項建設,及項目建設完成后的相關投資運營方面都能產生收益。

同時,該業務擁有特色小鎮、休閑度假區、田園綜合體、文旅綜合體、休閑旅游景區與城市提升綜合體六個產品線。

轉型4年,截至2018年6月,棕櫚股份在全國布局有生態城鎮項目13個。

在政策支持下,2017年國內刮起“小鎮熱”。棕櫚股份憑借生態城鎮業務(當年營收6.74億元,占營業收入比重12.84%,利潤2.11億元)一舉扭虧為盈,結束兩年的跌勢,實現營業收入52.53億元,同比增長34.49%。

但單憑生態城鎮業務的興旺,還不足以彌補棕櫚股份面臨的轉型陣痛。可以看到,占棕櫚股份收入大頭的仍是傳統的生態環境業務。

自2014年提出轉型生態城鎮戰略以來,棕櫚股份2017年生態城鎮業務實現營收6.74億元,占全部收入的12.84%,毛利率31.29%,高于傳統園林施工主業的16.72%。而到了2018年,生態城鎮業務營業收入為3.20億元,占營收比率下降到6.02%,毛利率僅為15.51%,跟傳統園林施工業務已大致相近。

業內人士分析,棕櫚股份大力推進轉型做“生態城鎮+”的戰略布局,遠沒有達到預期,營業收入也極不穩定,難以帶來可靠收益保障。而生態城鎮的開發需要大量資金,而且開發周期較長,如果遇到行業波動,不能迅速抽身,反而會被拖累。

應收賬款高居不下 壞賬問題不可忽視

除了轉型帶來的陣痛,應收賬款居高不下也是造成棕櫚股份資金鏈緊張的原因之一。

截至2018年末,棕櫚股份應收賬款21.4億元、應收票據7745萬元,其他應收款10.3億元,應收類款項多年維持在較高水平,其中賬齡超過一年的應收賬款占比約達一半。

由此帶來的壞賬問題不可忽視。

相關閱讀:棕櫚股份生態城鎮、生態環境雙輪驅動 國資入主打開新空間【觀察】民企引國資的同時,一波環保國企/央企正在引戰投【觀察】環境產業被應收賬款支配的恐懼…及一些出路

2018年,棕櫚股份計提的資產減值準備合計2.17億元,其中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減值準備金額約1.8億元,占到所有資產減值的大部分。

棕櫚股份其他應收款從2017年的3.16億元增加至2018年的12.9億元,增幅超過300%,變動最大的是其他應收往來款項,從1.91億元增加至9.72億元,這其中最大的一筆是與棕櫚設計控股有限公司的往來款,金額達3.94億元,并且已計提了1970萬元的壞賬準備。

棕櫚股份近三年銷售凈利率一直在低位徘徊,2016年—2018年銷售凈利率分別為3.23%、6.05%、0.95%,但毛利率似乎并不低,同期毛利率為16.69%、20.75%、15.88%,高于同行業12%平均銷售毛利率。

同時,棕櫚股份最近三年的財務費用高速增長,2016—2018年財務費用分別為1.20億、1.89億、2.74億,同比增8.1%、57.1%、45.27%,而根據一季度報告,其營收下降31.28%,財務費增長65.63%,融資成本增長迅速。

對于棕櫚股份未來業績的前景,有關專家認為,從盈利貢獻看,棕櫚股份將經歷三個階段:第一階段:過去及當前盈利主要為地產園林項目、小鎮項目及相關epc、ppp項目施工利潤;第二階段:預計從今年起小鎮2B端運營收入將開始大幅貢獻,并在利潤占比中明顯提升;第三階段:未來隨著參股或直投的入住運營項目2C端收費不斷增加,2C端的運營收入占比有望持續提升,最終成為穩定的重要盈利來源。

編輯:王媛媛

0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人參與 | 0條評論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中國水網/中國固廢網/中國大氣網“的所有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表、音頻視頻等,版權均屬E20環境平臺所有,如有轉載,請注明來源和作者。E20環境平臺保留責任追究的權利。
媒體合作請聯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熱點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夜夜撸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