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hbzlr"><video id="hbzlr"><listing id="hbzlr"></listing></video></ruby>
<var id="hbzlr"><noframes id="hbzlr"><listing id="hbzlr"></listing>
<cite id="hbzlr"><dl id="hbzlr"><listing id="hbzlr"></listing></dl></cite>
<thead id="hbzlr"></thead>
<cite id="hbzlr"></cite>
<cite id="hbzlr"><span id="hbzlr"></span></cite>
<cite id="hbzlr"><noframes id="hbzlr">
<cite id="hbzlr"><noframes id="hbzlr">
<ins id="hbzlr"></ins>
<ins id="hbzlr"></ins>
<cite id="hbzlr"><noframes id="hbzlr">
<ins id="hbzlr"><noframes id="hbzlr"><listing id="hbzlr"></listing><del id="hbzlr"></del>
<ins id="hbzlr"></ins>
<ins id="hbzlr"></ins><cite id="hbzlr"><span id="hbzlr"></span></cite>

首頁 > 新聞 > 正文

【觀察】新民資新國資齊涌入:環境產業有進入門檻嗎?

時間:2019-08-05 09:38

來源:中國水網

作者:李艷茹

評論(0

環境產業到底有沒有門檻?在位企業除了“來得早”,是否擁有持久不衰的護城河?外來企業除了“狠有錢”,是否還需更多更為豐富的能力?從產業經濟發展的角度,本文正經開扒環境產業的進入門檻,歡迎補充或拍磚。

在此前行業競合主題的幾篇文章中(相關閱讀→ 【觀察】環境產業這一輪的“國進民退”),我們探討了環境產業多家民營企業引入國資伙伴、多家地方政府建立專營平臺的現象。(相關閱讀→ 擬轉讓5%股份給北京國有資本,東方園林實控人或變更;國禎環保獲定增,中節能、三峽資本、長江生態力挺)

從另一角度,還能關注到另一股力量的積聚與蔓延,包括雅居樂、盈峰集團、新希望、溫氏集團、福建陽光集團等老牌民營巨頭,帶了千億級別的資產試水環保。綜合來看,環境產業似乎進入了“新資本時代”。一撥資本及企業如潮水般退后,新的一波走上舞臺。(相關閱讀→“賣飼料”的劉永好,買下了興源環境23.6%股權 )

有人認為,環境產業門檻較低,且當前走到了超速增長后“大魚缺水”的關口,因而資金實力成為新進入企業的“一招鮮”。也有人認為,環境產業門檻非常之高,需要關注多種適應條件,考慮如何用最低的成本、最好的技術,達到最具效益的目標。其間所涉及的思路突破,不論是技術創新還是模式創新,門檻都不低。(相關閱讀→【企業家之窗】鄭朝暉:環境產業的過往30年,皆為蓄勢)

環境產業到底有沒有門檻?在位企業除了“來得早”,是否擁有持久不衰的護城河?外來企業除了“狠有錢”,是否還需更多更為豐富的能力?從產業經濟發展的角度,本文正經開扒環境產業的進入門檻,歡迎補充或拍磚。

產業進入障礙(對應而言往往也是企業構筑護城河的策略)通常被分為結構性進入障礙、策略性進入障礙、政策性進入障礙三類。結構性進入障礙包括規模經濟、絕對成本優勢(技術、人員、渠道、學習效應等)、必要資本量、產品差別化、網絡效應、政府管制等;策略性進入障礙包括影響未來成本結構、影響未來市場需求結構、影響潛在進入者信念等;政策性進入障礙主要指政府管制帶來的進入壁壘呢。本文僅選與環境產業關系較為緊密的幾部分來談。

一、所謂的低門檻

1、治理技術

整體來看,環境產業技術壁壘不算太高,這也是行業有著5萬家企業存在的原因。不少污染治理技術在化工、機械等相關行業早已有過成熟應用;發達國家的環保技術經過多年發展,也為我國提供了不少可借鑒技術。在多數領域,相比于新技術研發,技術的適應性研究或許更實用。

同時,國內也有著最復雜的環境問題。復雜體現在污染物品類方面,也體現在社會環境、經濟結構、政企民交涉之中。在解決了一波城市污水和城市垃圾后,工業園區、農村污染、有機廢棄物等更精細的事項浮出水面。在這些領域,技術絕不是低門檻。從以地區環境效果改善為目標的當前壓力下,環境治理還出現跨地域和跨領域的協調問題,單點技術難點未突破之余,無廢城市、黑臭水體等治理方向所需的系統整合、專業協調和產業協同等方面的破題,更加凸顯頂層規劃乏力和有效供給不足的矛盾。

中信建投資本管理公司副總裁羅元鋒曾在接受中國水網采訪時指出:“環境產業相對于其他行業來說整體技術含量不高。當前環境企業有的規模很大但是技術含量不高,毛利較低;有的細分領域的技術公司,毛利高但是規模及市場地位不高。”

與此對照的是,從專利角度來看,當前環境產業技術專利雖然數量增加,但總量仍然偏少;從法律狀態來看,有機固廢領域的專利申請54.2%處于失效狀態。清華海峽研究院知識產權中心主任張奕軒認為,環保技術專利保護意識不高,企業應學會善用專利權,讓好的技術為我國的環境產業發展貢獻力量(相關閱讀→ 張奕軒:關于有機固廢處理的知識產權保護現狀分析)。

技術、模式成熟的領域,企業過度飽和;技術需求多、模式有待探索的領域,則尚未充分開發。環境產業技術門檻高不高?也許要看資本選擇哪個領域下腳了。

2、規模經濟

為了實現規模經濟,降低治污成本,地方政府通常會適度控制治污企業數量,以污水處理和固廢處理行業為例,一般同一縣市只有一兩家企業。但在區域化打包項目增多、項目規模體量增大的情況下,這一類的規模經濟,似乎大可通過并購項目或搶到大單來實現。

對于行業龍頭企業來說,經過多年積累的項目規模優勢,則在更大的視角上為降低企業管控成本提供了一些便利。如裝樹聯成本、智能化控制,以及部分裝備的統一化采購等。但總體來看,相比于其他發展成熟、競爭完全的行業,環境產業集中度不高(生活垃圾焚燒領域市場集中度CR10在 58%左右;污水處理行業CR10約38%;環衛行業和危廢行業的CR10僅20%和7%),規模經濟帶來的進入障礙有限。

未標題-15.png

3、產品差別化

產品差別化又稱產品分化,指企業在所提供的產品上,造成足以引起買者偏好的特殊性,使買者將它與其他企業提供的同類產品相區別,以此在市場競爭中占據有利地位。

放之于環境產業,在工程方面,形成品牌效益的工程項目較少,多數項目在工藝、建設、管理方面相似度高,這也是造成業內價格戰的重要原因之一。反而央企國企,即便相關項目不多,也更易在地方政府客戶心目中形成心理偏好。在工程主導的PPP的PFI領域(如黑臭水體),疊加上融資方面的優勢,大型建筑央企攻城掠地,難言具有中性競爭的基礎。

在裝備層面,雖然CD方陣民營企業占有絕對優勢,但是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不少大型A方陣公司正逐漸將目光從工程移向裝備,成果及效益有待觀察(相關閱讀→ 光大國際王天義在2018固廢戰略論壇演講實錄);

而專注于裝備設備的C、D方陣企業,大多剛剛完成了從“非標”到“產品化”的轉型,距離有著市場影響力的品牌效應,還有一段路要走。(相關閱讀→ 【觀察】水務裝備企業的十字路口:獨家工藝包裝還是標準化?)

編輯:趙凡

1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1人參與 | 0條評論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中國水網/中國固廢網/中國大氣網“的所有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表、音頻視頻等,版權均屬E20環境平臺所有,如有轉載,請注明來源和作者。E20環境平臺保留責任追究的權利。
媒體合作請聯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夜夜撸网站